律师文集

律师文集

您当前的位置: 巴州知名刑事律师 > 律师文集 > 诈骗罪>正文
分享到:0

    天底下最痛苦的事是:借出去的钱,屡要要不回;比这更痛苦的事是:钱还没要回,欠债人死了

  张万财有何魅力,引得投资者愿把血汗钱交给他打理?

  A以利相诱:投资者小投一把时,每月及时返利。

  B诱人深入:投资者大把投钱时,拿着别人的血汗钱大肆挥霍。

阅/读/提/示

  在中国,人们对“死”字有着很深的忌讳,而作为人死后报丧的凶讯,讣告,更是在无形中牵动着人们的敏感神经。但48岁的张万财(化名),对于“死”却进行了另类的演绎:明明健在的他,竟以手机短信的形式向“生前好友”发“讣告”,谎称自己因饮酒引起脑出血,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一个大活人要发短信诈死?今年5月,随着“过世”一年多的张万财在厦门被入户排查的民警发现,诈死事件最终真相大白,而张万财先后诈骗他人近50万元巨款的犯罪事实,也渐渐清晰。因涉嫌合同诈骗罪,诈死1年多的张万财目前已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。

[第一章:午夜凶铃]

  “讣告”节前突降临 欠债人不幸死亡

  2009年1月18日零时许,在未来路航海路附近承包彩票投注站经营彩票生意的贾某,突然收到了一条手机短信,他打开一看,不由得心中一惊,是一条“讣告”。

  短信很长,有近百字,贾某不由自主地浏览了几遍——“讣告 张万财于2009年元月16日中午因饮酒引起脑出血,经抢救无效于2009年1月17日18点在襄樊人民医院去世,享年48岁。于19日在樊城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及火化仪式,请与其有联系的人届时参加,联系电话139××××××××,联系人刘斌。”

  贾某随后拨打了短信上预留的联系电话,发现打不通,他又尝试着拨打了发来短信的手机号码,同样打不通。

  几乎同时,在郑州经营彩票生意的刘某、师某、王某、金某等人,也“不约而同”收到了同样内容的“讣告”短信。

  和贾某一样,他们都与“讣告”中的“主角”张万财有着多多少少的债务关系。

  由于临近春节,这条在午夜突然“降临”的“讣告”短信,在接下来的几天中,搅得不少人没了过年的心情。眼瞅着当初交给张万财的投资款,随着当事人的“不治而亡”将要打水漂,贾某等人开始报警。

[第二章:遭遇骗局]

  投资小钱发大财 谁料大钱打水漂

  张万财是何许人也?他和贾某、刘某等人之间,又是怎样一种利益纠葛?

  33岁的贾某称,他是周口西华人,认识张万财之前,一直在郑州打工。2007年10月,贾某到南三环汽配城的彩票投注站买彩票时,认识了张万财,并随后被张介绍到未来路航海路附近的彩票投注站做打票员。“他身高1.71米左右,身材中等偏瘦,讲南方口音的普通话。”初次相识,张万财给贾某留下了这样的印象。

  其间,张万财多次“点拨”贾某说,他对彩票很有研究,中奖几率很高,但苦于资金不足,不能扩大中奖金额。“如果你能投些钱进来,我保证每月给你返利,如果亏损,就算我的,不让你承担任何风险。”张万财信誓旦旦地保证。

  出于对张万财“零风险获利”的迷信,2008年6月,贾某投资5000元钱交给张,双方还签订了委托理财协议。之后的两个月中,张万财都兑现了承诺,累计将1500元返利以现金的形式返还贾某。

  在张万财的鼓动下,当年8月,“尝到甜头”的贾某追加2.5万元投资,并与张万财签订了3万元的委托理财协议。

  但贾某做梦也没有想到,在当年10月收到2000元返利后,他再也没有收到任何返利。“我只是想通过他挣些钱,根本不清楚他把(我的)钱都弄到哪儿了。”在多次找张万财要钱无果后,33岁的贾某只得埋怨自己“太相信他了”。

  比起贾某,47岁的受害人刘某“损失更惨”。2008年3月,他和张万财意外相识后,开始和对方合作经营彩票站生意。从2008年4月到2008年11月,应张万财要求,刘某先后分多次支付给对方现金8万元,除去张万财以工资和提成形式返还给他的1.5万元外,在收到张万财的死亡“讣告”时,刘某还有6.5万元没着落。

[第三章:致命诱惑]

  偶买彩票中巨奖 他人羡得直投钱

  究竟张万财是凭借怎样的魅力,吸引来众多的投资者,愿意把辛苦挣来的血汗钱交给他打理?

  采访中,不少受害人都坦言,他们都是过于迷信张万财买彩票“有一套”。

  “他对彩票很有研究,平时也在我负责的彩票机上打票,经常见他中奖,有一回就中了16万元。”被骗3万元的贾某记得,那是在2008年3月,张万财投入1000多元购买彩票,却高中了16万多元的大奖,这不仅成了张万财到处炫耀的资本,也让贾某等人“怦然心动”。

  被张万财骗来一同承包经营彩票站的受害人张某也说,他也见过张万财多次中奖,中奖后,张还给他看中奖的彩票。“听他聘用的销售员说,他(张万财)经常中奖,听说中的奖有几十万。”张某说,在结识张万财后,他被对方骗去4.5万元。

  据警方统计,在收到或听闻张万财的“死讯”后,先后有10多人向警方报警,累计被张万财诈骗金额高达48万多元。鉴于张万财突然“消失”涉嫌合同诈骗,警方遂将其上网通缉。

  [第四章:“死”而复生]

  “死讯”发布一年多 “亡者”厦门被抓获

  案件的侦破在今年5月取得重大进展。

  5月12日15时许,厦门市公安局钟山派出所民警在入户排查时,发现一出租户张万财系网上逃犯,遂将其抓获。此时,距离张万财发出午夜“讣告”诈死,已经过去近16个月。

  随着张万财的落网,其异想天开妄图凭借诈死来逃避债务的真相最终大白,同时,他打着经营彩票站的幌子,累计诈骗他人48万多元巨款的犯罪事实,也逐渐清晰。因涉嫌合同诈骗,张万财于2010年5月21日被郑州警方刑事拘留,并随后以涉嫌合同诈骗罪被二七区检察院批捕。

  据张万财在落网后供述,他在郑州市二七区经营福利彩票站。在经营彩票的同时,自己也会尝试购买几注彩票试试手气,偶有收获,最多的一次投了1000元,竟中了16万余元,这让他欣喜不已。时间一长,张不满足小打小闹,想凭借自己的运气赚大钱,但苦于缺少本金,就将发财目光投向了其他的彩票经营者和彩民身上。

  打着投资理财和联合经营的旗号,张万财先后和刘某、何某等多人,签订了《联合经营协议》和《委托理财协议》,收取了对方40多万元投资。同时,张还与每位受害人约定,参与投资理财的,每月的分红不低于20%;参与联合经营的,每月可以拿到工资2000元外加2%的销售提成。

[第五章:金蝉脱壳]

  实施诈死为逃债 “一了百了”终落空

  至2009年1月中旬,张万财诈骗来的40多万元巨款中,除少量被以分红或工资的形式返还给投资人外,绝大部分都被他挥霍。在债主们的催促下,张抛出了回襄樊老家筹钱还债的“烟幕弹”。

  1月19日凌晨,张万财搭乘开往襄樊的火车离开郑州,但他并没有按照既定路线返回老家,而是中途“改道”,在南阳下车后,经商丘、杭州来到厦门。因为在他看来,在外面欠钱回老家,“面子上过不去”,而且即便是回去,也筹不到钱。

  如何从根本上彻底断绝债主们讨债的念头,就成了一路上张万财思索的主要内容。最终,他想到了通过发送“讣告”这种“金蝉脱壳”的躲债方式,这才有了不少债主在午夜突然收到张万财“死讯”的内容。

  昨日,记者获悉,因为涉嫌合同诈骗罪,张万财已被二七区检察院提起公诉。

 

扫一扫关注巴州知名刑事律师